Skip to content

五行在春秋战国

武薇 佐治亚大学

文 | 武薇  佐治亚大学UGA

文字编辑 | 董立婕

2016-12

“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221年,是一个社会动荡不安,百姓涂炭的时期,史称春秋战国时期。在这时期,人民的生命观,宇宙观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由于旧王权的没落,新兴势力的不断出现,政权的不断更迭,宇宙观跟政权的关系也随之发生了变化。

首先,在战国时期,五行无疑是最被普遍接受的。它的盛行,让神学知识走出了王权。在商周时期,神学知识是被王室独占的。因为只有王跟王室的人才可以进行祭祀占卜,通过祖先跟帝沟通。这自然使得王室可以独占与神的对话权,从而使得商王跟周王垄断了政治统治的权利。到了战国时期,五行的流行打破了这种垄断。在战国,新兴的势力不断涌现,瓜分神学知识,甚至重新改造。

“晋赵鞅卜救赵”就是用五行关系进行政治讨论的典型例子。大概意思是说袁公九年(前486),王针对是否要救郑攻宋进行占卜,商讨。晋卿赵鞅占卜得到的结果是“遇水适火”。各家针对卦象做出解释,最后一致认为不宜出兵。

同时,随着官僚制度的发展,地方官员通过使用历书,图表等宇宙观文本来进行基本的占卜,从而指导他们日常的行政和生活。兵家则认为战争其实是一种宇宙模式的表达,从而否定战争的意义在于服务于贵族战争,从而否定贵族的世袭制度。在1972年出土的战国《孙膑兵法》中,孙膑就运用了五色之土为基础的相克循环。

仿真竹简《孙膑兵法》

此外,在不同的社会阶层文人,渴求某得谋事,顾问,官吏的职位,因此投入对神学的研究。是文人对标准化的不断努力,才使得五行形成了一个连贯统一的系统。五行的流行,打破了王室对神学知识的垄断,因而也打破了王室对政治统治的垄断。这些新兴势力对原本被垄断的神学知识的篡夺改变了王权的性质。

其次,在商周时期,人们的宇宙观是基于四方-中心的概念,而王室政治统治的意识形态的根基也正在于此,王跟王室是不可撼动,也不可替代的中心,周人顺利的代替商人成为最高统治者,但是他们的统治的根基依然是四方-中心的宇宙观。把商人的帝的概念同周人原有的天的概念相结合,解释为天命,让周王更理所当然的代替商王成为下一个中心。但是,在战国时期,周王权没落,各地方势力异军突起,原本神圣不可侵犯的 “中心” 逐渐从四方的中心沦为第五方,成为五行宇宙观里的一个组成部分,与其他四方相同。

由于中心王权的失势,原本四方-中心的结构也变成了流动转换,相互制约的五行结构。首先,五行宇宙观否定了四方的中心概念。用五行相互循环,相互制约的结构代替了原本四方从属中心的结构。其次,五行改变了原本商周时期,政治结合宇宙观进行统治的模式。由人和神可以直接交流的观念取代了王室对神的垄断。可见,统治阶层是可以通过控制或者利用宇宙观来巩固自己的统治的,但是随着人们宇宙观的变化,同样也可以瓦解旧的统治模式,塑造新的统治结构。

春秋战国时期,新的宇宙观给王权作了重新的定义。新的五行的宇宙观使人人都有了接触神的机会。在四方-中心的宇宙观中,王权被神圣化,唯一化,而跟神对话的权利也被垄断在王室的手里。然后在五行的宇宙观里,已经没有中心,每个组成部分都是平等的,相互联系,相互制约的。所以在中心被去除之后,天跟人之间建立起一种直接的关联。这也是为什么新兴的势力可以篡夺,瓜分神学知识。从政治发展的角度来看,这种没有中心的宇宙观念,使得各个地方势力可以各自发展,然后相互制约。

战国时期,有七国争霸,这七国的力量虽然不完全平等,但是却可以相互制衡,没有一霸独大。五行的循环观念否定了四方-中心观念里的等级结构。因为在四方-中心宇宙观里,四方是绝对从属于中心的。但是五行却是一个能量持续互动的循环过程。在这些循环里,不同的要素会发生相生相克的关系。其中,相克循环和第一个相生循环最为普遍。相克循环: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,金克木。第一个相生循环: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。

 
虽然五行否定了四方-中心宇宙观中,中心,等级的观念,但是五行并不是彻底否定四方-中心整个宇宙观。而五行宇宙观也并非凭空出现,它其实是在四方的基础上,把中心拿掉,放在第五位,所形成的。尽管五行依然是在四方的基础上形成的,但是它跟四方的意义却截然不同,比如它的相生相克循环重新界定了时间空间的秩序。相生相克其实最早是用在时间的概念里,即十天干和十二地支。早在商周时期,人们已经开始运用天干地支来表达时间,在商周的宇宙观里,天干地支主要是用于祖先的分类排序和安排祭祖仪式。

然而在战国时期,五行宇宙观变逐渐变为趋势,当把它跟天干地支的观念结合起来,就使天干地支从祖宗祭拜仪式的功能中摆脱出来,形成一种全新的宇宙模式。通过与天干地支系统的结合,五行宇宙观中相生相克的循环得到很好地体现。比如马王堆出土的《日书》记录了相生循环和十二地支相结合的例子。“木生亥,牡卯者未。火生寅,牡午者戌。金生巳,牡酉者丑。水生申,牡子者辰。土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。”(何双全,1989,120)五行与天干地支的结合,使得天干地支的概念从商周的宇宙观念中解脱出来。

由此可见,五行宇宙观是一个可以包罗万象的体系,当它与其他观念相结合时,这些观念会被注入新的意义。所以,在战国时期,五行的流行,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宇宙观,政权结构,还通过与其他观念结合,一点一滴的影响着人们对事物的看法,改变着人们的观念。

——选自《中国古代政治与宇宙观的交互影响》

配图来自于网络

英中媒体与文化研究学会

UCMeCSA

一起畅游古典之美

微信扫一扫
关注该公众号

%d bloggers like this: